English  |  中文版
总设计师新闻动态
|  总设计师简介  |   总设计师新闻动态  |   设计理念  |   学术出版  |   学术论文  |
陈可石 | 传统建筑的现代诠释
分享到:

核心提要:人类身处在一个时光连续的历史文明长河之中,传统建筑学使人获得人文精神的滋养,而现代时尚的设计又是将时光从历史带向未来,所以建筑设计既要传承人文历史,也要面向未来。地域性的建筑学传递了人文地理与自然地理的信息,这些信息由建筑师通过现代建筑设计诠释出当代人们对生活空间的理想和美感,这就是地域性、原创性和艺术性设计所带来的巨大价值。岁月更替和人世变化之中,建筑师的创造要让建筑体现时代的光芒,使建筑艺术在光阴的延伸中变成永恒,人文精神也在永恒的建筑艺术中得到传承。
 
建筑师要以城市人文主义价值观作为出发点,以传统建筑的现代诠释作为一种设计的重要方法,对地域性建筑作为地域性文化元素加以提炼,运用地方材料、传统工艺,用现代时尚的审美观加以融合,创造出带有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信息的现代新的建筑语言。这就是我们所强调的“传统建筑的现代诠释”。
 
 
现代与传统的关系始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术问题。实际上,传统与现代所表达的是两种不同的文明基础。我们今天所说的传统建筑学源于农耕时代人类所创造的文明。以中国为例,农耕时代有完整的宇宙观,这种宇宙观是经过数千年农业社会农耕文明的洗礼,农耕文明的世代传承,它是完整的体系,也是完整的客观上人类艺术创作活动的反应。工业时代伴随着科学技术的出现首先打破了传统的宇宙观。
 
文艺复兴以后,自然科学作为一种研究自然现象和过程规律性的重要思想学说和技术,对传统的观念产生了巨大冲击,特别是随着工业文明的到来,形成了一种大规模机器制造时代——现代机械美学。这种现代的科学观和新的世界观的出现,使得现代建筑在表达方面产生了革命性的变革,最主要的代表是现代主义,代表性的推动者是现代主义的早期设计师。这些设计师反传统,强调功能,顺应了上个世纪早期工业化所带来的需求。现代主义建筑的出发点就是反传统,这也影响了整个建筑的制造工艺和人类对建筑审美的习惯。风行一时的极简主义导致了建筑语言的平淡。后工业时代之后人们对装饰的意义又重新进行了反省,传统建筑再次受到尊重。
 
现代主义的误区是认为工业革命以后就应该割断传统,割断传统建筑学,割断传统建筑语言。这一弊端早已显露无遗,值得引起当代建筑师深入思考。建筑学是延续千年的一种语言体系,我们现在是在它整个体系当中其中的一个部分。建筑师应该置身于上千年的建筑传统,而不是对传统视而不见,从零开始的一种设计。为什么很多现代建筑贫乏、雷同?其原因就在于现代主义观念下建筑师缺乏深邃的历史意识和深切的人文主义关怀。
 
一、“传统建筑的现代诠释” 
 
 “传统建筑的现代诠释”首先要从城市人文主义价值观出发肯定传统建筑的存在意义。传统建筑包括古典建筑学和地方性的建筑学。我们要进一步认识到地方建筑学和古典建筑学具有同样的价值,当然我们也要区分古典建筑学和地方建筑学是不同的语言体系。从实践的角度,我们认为地方建筑学和古典建筑学在建筑艺术成就上拥有同等的意义。
 
在这个意义上,需要看到的是地方建筑学带有更多的地域性的一些价值,有待今天的建筑师去洞察、研究和提升。值得注意的是重要的公共建筑、官方建筑在古代中国通常采用古典建筑语言,因为古典建筑所代表的是一种中央集权下一种统一的建筑语言和它的表达方式。作为今天的建筑师,我们需要研究的是如何在这两种建筑学的基础上的现代诠释也就是现代表达方式。如何进行传统建筑的现代诠释,是实践人文主义价值观和传统建筑现代诠释的一个方法论。我们需要重新反省现代主义。我们理解的现代建筑不是人类共同的一种世界语言,现代建筑语言需要带有地方语言,需要有一种文化的根源。
 
二、“传统建筑现代诠释”五准则
 
准则一  要建立在现代技术、科技和现代空间需求和审美意识基础上,做出传统建筑无法取得的建筑成就。比如钢结构的出现取代木结构,混凝土出现取代石材,以及现代新的装修材料、装饰材料取代传统的装饰材料。
 
准则二  表达方式需要简化、提炼,表达一种现代的时尚美感。当代建筑外形强调的是比传统建筑更简洁的外形,通过现代材料、现代技术、现代工艺,表达一种现代时尚的美感,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机械时代美学。我们需要现代表达,但是又要保留很多传统的艺术元素,更重要的是在现代审美意识下如何传承传统的建筑材料、传统的工艺,以现代的方式加以表达。
 
准则三  地方材料和传统工艺的运用。地方材料是传统建筑非常重要的艺术元素,因为地方材料像是夯土、石材以及传统的粉刷,甚至包括我们常见的青砖、青瓦、红砖这样的材料,有很多细节代表了一种地方建筑学的延续。
 
准则四  传统空间肌理的延续性。由于城市空间带有地理、气候因素,即自然地理的一些特征,我们今天在现代建筑的表达上要考虑到这些地理特征,延续传统的空间肌理。
 
准则五  古镇里面一定要有现代时尚建筑。在建筑设计实践中,古镇当中也要有时尚的新元素。但是在这些古建筑里面一定要有新的建筑、代表今天的现代时尚建筑,这些建筑就需要进行传统建筑的现代诠释。
 
案例一、水磨镇
 
2008年5.12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由陈可石教授主持完成的汶川水磨镇重建方案首先提出了“以文化重构实现小镇灾后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理念。他和设计团队共同建立起安置-文化-经济-生态的复合模型,改善自然生态环境,并创造长久的就业机会,统筹居民安置与可持续发展。借鉴英国的经验,陈可石教授在水磨镇设计中提出采用“总设计师负责制”,以城市设计为先导,多种设计手段并行,将川西民居、羌族和藏族建筑结合,以山地小镇丰富的空间形态,亭台楼阁和湖面形成独具特色的景观和“风水”格局,再现了中国传统诗意小镇之美。
设计构思  陈可石
 
湖面为核心景观  再现人文历史传统
 
水磨镇的规划设计倾注了陈可石教授城市人文主义的价值关怀,也是他对传统羌藏建筑艺术予以现代诠释的成功实践。在重建过程中,陈可石教授尊重当地传统文化和历史文脉、关注羌藏民众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从传统的藏族和羌族民居中吸取设计元素,着力于传统羌藏建筑艺术的现代化表达。规划设计中通过建构完整的文化空间序列,在建筑体量、色彩、材质和符号方面,寻求现代与传统的呼应,创造了极富羌藏民族特色的精神空间与生活空间。
 
 
水磨镇规划设计从整体形态和景观入手进行小镇的设计,如同回到中国传统的风水理论,小镇的设计首先考虑到自然地理的因素:风、水、阳光、山形地貌。方案提出了以“寿溪湖”为中心的小镇总体形态和采用坡屋顶的山地建筑形式。
 
——以湖面作为城市的核心景观。在城市设计中以湖面和绿地作为城市的核心景观,充分利用湖面进行城镇建设,结合水面空间进行水磨镇整体风貌打造,塑造依山傍水的生态新城形象。
 
 
——再现人文历史和传统建筑学价值。人们应该生活在一个有人文历史的空间。水磨镇的规划设计再现了小镇人文历史和传统建筑学的价值:恢复了禅寿老街,严格采用传统材料和传统工艺;在震后的废墟上重建了800米长的传统商业街和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戏台、大夫第和字库等建筑;在居民安置区的设计上采用了传统羌族建筑学,并为当地居民提供了发展服务业的机会。 
 
尊重地域性,诠释传统羌藏之风
 
汶川地震前,水磨镇只有一条老街保留了传统的川西建筑风格,其他建筑基本无明显的地域特色。因此,在水磨镇的城市设计和建筑设计中,设计团队以羌藏传统文化为基础,从传统的藏族和羌族民居中吸取设计元素,着力于传统羌藏建筑艺术的现代化表达。在重建的过程中,设计团队充分结合西羌的深厚文化内涵,继承与发展西羌文化,通过建构完整的文化空间序列,寻求现代与传统的呼应。
 
 
寿溪湖在城市设计中是水磨镇的核心景观,也是水磨镇整体风貌的重要表现元素。为了充分挖掘水磨镇“水”的作用,根据寿溪河河道的高差变化,方案采取外河内湖的构思,设计出一动一静两部分水面,形成枯水期和丰水期不同的景观。 
 
 
禅寿老街是水磨镇现存最完好、最具有传统川西民居风格的建筑群,设计团队以“保存、修复与重建”相结合的原则改造老街,按照川西风格设计建造。在禅寿老街空间肌理的设计上,充分尊重老街已有的空间肌理,并结合自然地势加以整理和改进。老街的原有传统建筑布局紧凑工整,高低错落有致,所有住房都互相连接,形成了独特的聚居肌理。设计延续了原有的弧形主街,对内部巷道进行整理,而新建、重建建筑依照外部空间进行约束,以保持古镇空间形态的原真性。
 
 
羌城位于水磨镇规划区东北部、禅寿老街的东部,北部为连绵起伏的自然山峦,南面临寿溪河,是灾后集中安置区。羌城将老街的肌理与商业氛围延续过来,共同组成区块内的主要道路与商业步行街。羌城所在地本是一片梯田,高差变化大。根据地形总体走势为北高南低、西高东低的特点,方案在18米的南北高差下将整个安置区划分为数个地块,地块内设计前后两户,它们之间结合地形存在一定高差,以此使建筑单体组合形成优美的层叠围合感。建筑的总体走势与原有地形充分贴合,建筑高度控制在10 米以内,依山布置安置房用地,创造出羌城高低错落的风貌与宜人的街道空间。羌城的设计体现了现代生活方式与羌族传统建筑形式的完美结合,并成为旅游的热点。
 
 
在建筑单体设计上,最初以藏族传统的红、白色为主色调,而后充分吸取羌族民居的特点,采用建筑局部退台、坡屋顶,以及羌族民居传统的土黄色系,创造出颇具羌族风情的文化景观。羌城建成后,又参考茂县坪头村羌族民居的做法,在建筑的外立面运用水泥、谷草和铁环创造出类似黄泥的效果,不但防晒、防雨,而且耐用性持久;利用羌族传统的白石拼贴出各种羌族传统图案,极具民族特色。在运用传统元素的同时,设计也对羌城进行了较多的改造和创新,建筑内部布置已经不同于传统羌族民居。
 
 
案例二、隆里古镇
 
地处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锦屏县南的隆里古镇,委托陈可石教授及设计团队对其进行了重点片区建筑景观设计。隆里古镇是贵州东部边缘临海中的一座明代军事城堡。因为是明朝初年由中原前往当地平叛的部队驻扎形成,所以在长达600多年时间里成了当地汉族建筑学的一个孤岛。陈可石教授及其团队考察后确定按照明朝初年中原语言系统恢复隆里建筑,尤其是要做很多努力让当地领导理解为什么要在苗族地区做一个汉族传统村落。
 
构思草图  陈可石
 

隆里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镇,集儒、道、释、军、政文化于一体,在城内外均有完整的保留,亦有木商文化贯穿于隆里的六百年历史。隆里的居民为明代楚王屯军守城的常备军的后裔,多来自江苏、江西、福建等省,全系汉族,很少与当地少数民族通婚,具有明显的汉族文化特征。古镇民居建造精良,街道布局巧妙,至今完整地保存着明清时期的军事防御体系和民居建筑群。这些人文景观对于探索历史的隐秘以及开展现代旅游具有重要的价值。






因此,基于隆里独特的历史文化资源,设计团队从城市人文主义理念出发,定下三大设计理念,即洪武年汉文化孤岛印象、诗意田园城市构想和生态小镇。在设计中,设计团队以600年隆里古镇为依托,大力弘扬汉族文化传统,塑造以优美的田园景观与森林公园为主题的环境形象,崇尚自然的美学观,将绿色生态与城市发展有机结合,建设现代化的田园小镇;积极融入业态经济活力,拓展生态旅游产业链,在发展生态工业的同时注重宜人居住环境的营造,实现产城融合、良性互动的城市环境;在古镇新区建设以现代汉族风格为主题的旅游新镇,创造一古一新城镇发展格局,形成集旅游商贸文化为一体的黔东南旅游品牌。

 
 
 
总设计师热点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