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中文版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
陈可石 |《 设计 · 园之语 》
分享到:
《花园中的办公室》  陈可石 陈香依 绘

设计·园之语
撰文:陈可石
 
“花园城市”是我们提出的城市设计理念。“花园中的城市”也一直是我心目中未来城市理想。然而对于城市中的设计师而言,花园中的设计工作室又何曾不是一种入世的乌托邦。
 
记忆追溯到我在清华大学读研究生的时候在汪坦老先生家看到赖特事务所办公室照片。汪先生告诉我,他在赖特的事务所工作的时候,赖特也让他看管办公室旁边的菜地和花园“包括从菜地里收获土豆拿到厨房等这样粗活”。在那个花园办公室赖特最著名的设计作品产生于此。这张照片为我种下了花园办公室的奇想。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有机会走访了当地的许多建筑师事务所,那些位于花园之中用老建筑改造而成的工作室让我流连。
 
2003年我来到深圳在蛇口海边买下几栋旧别墅,一个花园办公室的梦想开始实践。比如改造时保留了原有的槟榔树、芒果树和白玉兰,这些树在室内继续生长。槟榔树从鱼池中向上伸出窗外,再从天窗玻璃上的圆洞长到屋顶花园,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盆景。工程中保留了原有建筑的花岗石墙体和结构,让时间在建筑中得到延伸。老房子带着岁月的痕迹,以一种无与伦比的耐心默默守候着。在这里一个个设计就好像好酒佳酿般静静地成熟。
 
 
我尝试将屋顶改造成一个“百花园”:几片草坪、30多棵不同的果树和一大片菜地,完全是迎合了“生态友好”的理念。每次出差从各地带来的蔬果花草种在花园中使四季的变换留下花与果的记忆。冬天的阳光透过天窗照耀每一个角落,屋顶的绿地使下面的办公室在炎热的夏天变得清凉。天气晴朗的时候在屋顶草坪上的冷餐免去了郊游乘车的恐慌。午餐时大家在屋顶花园餐厅享受阳光和花果簇拥的短暂闲暇时光。办公室的窗外每天鸟语花香,作为大自然恩赐的受惠者,像家一样温馨的办公室总使人充满创造的愿望。
 
 
花园里有木棉花、樱花、桃树与合欢,它们绚丽的花在早春就会绽放。睡莲、荷花、慈菇和时令蔬菜是仲夏的美梦。木瓜、枣子、柿子和桔子是秋天的愿望。深圳的气候最适宜热带植物生长,芭蕉、葁花、红铁、鸡蛋花和勒杜鹃,还有蔓陀罗、美人蕉、天堂鸟,一年四季,姹紫嫣红、争芳斗艳。在这个植物的浮世绘,万物在阳光、空气和泥土之中演绎了一场适者生存的大赛。
 
 
设计中“亲水”理念的诠释是办公室中庭人工瀑布和鱼池,几十条锦鲤在池中自由自在地游荡。在一个浮华的世界中与鱼同样悠然自在的生活着、宁静而致远。花园中的孔雀、大狗和短尾花猫都有自己的一番天地,几十种鸟——黄鹂、斑鸠、麻雀和鹧鸪演示出共生的哲理……。大自然的神奇韵律在岁月中交织成一幅诗意的画卷。斗转星移,事移境迁,生命的力量支持下万籁变换、日月同辉、风生水起。在花园的日历中设计的故事似水流年。
 

规划和设计是一次次不带地图的旅行,通往梦想的康庄大道上却见蹊径。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草木繁华的花园中,大自然的脉动使藏在人性深处的光辉获得新生。时间教会我回到最初的梦想,仰望星空、轻装前行。正是对美的眷恋和亲情扫清了设计旅途累积的疲惫,在花园中的办公室又重叙学生时代奔放不羁的对建筑艺术的热情。
 
 
不久以前一只花猫在花园角落找到栖身之处,接下来是一群小猫的出没,它们常常反客为主,又以一种若即若离的态度面对进进出出的人群。几只孔雀最喜欢漫步在草坪的中央,一种叫做“白头翁”的鸟(头上有一束白毛),时常飞进我的办公室,优雅的站在窗台上。我每每会停下手上的事情,看着它们吃完枣树上的枣子、柿子树上的柿子,石榴树上的石榴悠然离去。尽管是鸟语花香,然而马上伴随而来的还是设计本身夜以继日的设计,方案完成之后新的方案又开始。
 
 
我喜欢做设计因为在创造构思的过程中有花园和音乐相伴,可以高谈阔论才思神涌;也喜欢做设计还因为能去很多地方,结识很有趣的人。再比如说,更喜欢中营都市设计研究院的同事间友好氛围,纵然都是精英,仍能相互协作而且日复一日,亲密无间。我想像中的设计师是一群才华横溢的俊男美女,好高而骛远,平淡之中涌现出生活的美感,靓丽衣裳,青春作伴。
 

设计是一种奇异的旅行,山花烂漫与荆棘丛生之间的界线是如此散漫,山穷水尽之时创意又像精灵的花朵般绽放。设计师是一种特定的角色。必须要有人文的关怀、科学精神和积极乐观的心态。我愿意将设计看作可以也可能创造最大价值的过程。但这一切都取决于选择设计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任时光流年一定要将设计进行到底。
 
 
 
热点新闻
经典案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