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中文版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
城市人文主义
分享到:
 
城市人文主义价值观是指以人文主义为主导的城市设计,以城市空间为载体,强调城市人文价值取向,主张将人与人的交流、人与城市的对话,将社会生活引入城市空间,增添城市活力;延续和发展城市的历史和文化,创造包含人文内涵的城市特色和物质形态。城市人文主义应该成为每个建筑师设计实践中的坐标系、出发点及主体意识。我们将“城市人文主义”理解为不断继承传统文化,创造新的文化;实现人的价值,迈向伟大的城市。
 
以城市人文主义价值观来对待历史、尊重历史,就会珍惜传统城市和传统建筑,保留传统城市的空间肌理,保留城市的老建筑,保留城市的记忆。以城市人文主义价值观作为城市设计与建筑设计的出发点,尊重人文地理,保持传统建筑语言的原真性。城市人文主义是古镇复兴和旧城改造的重要设计理论。古镇复兴和旧城改造中如何对待传统建筑,如何在古镇当中做出现代、时尚的新建筑,城市人文主义价值观是成败的关键所在。
 
一、城市人文主义价值观
 
从今天我们可看到的那些古代的遗迹,无不赞美那些美妙绝伦的伟大设计作品,从古希腊的神庙,到古罗马的城市,到中国汉唐宋元明清的那些伟大的宫殿再到意大利文艺复兴所产生的宏伟的建筑,直到近现代我们看到的那些新的材料和结构所创造的伟大的艺术杰作。所有这些不同时代的伟大杰作背后都有设计师的故事,是设计师对宇宙观的理解和奇思妙想。
 
无论人类社会向何处发展,现代的建筑技术向何处发展,建筑设计的艺术境界永远是人类追求的一个目标。就像原始时期人类追求艺术导致艺术史的起源,以及今天的艺术在各个方面的创造,追求艺术是人类的天性,而追求建筑设计的艺术境界则是建筑师的天职。
 
人类文明滥觞于原始社会,并随着人类的演化、认知能力的不断提升而日益发展。古希腊、古罗马创造了西方古典文化的先驱与人类文明的摇篮,诞生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以及亚里士多德等众多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闪耀着人文主义的思想光芒。这些先哲们努力探寻着人文主义的思想和理想国家(城市)的形态,开启了西方人文主义思想的新源头。
 
古罗马文明在欧洲的延续,最终催生“人文主义”为核心的文艺复兴运动。文艺复兴运动高举“人文主义”的大旗,提倡尊重人,以人为中心的新的世界观。而以法国为代表的启蒙运动则把西方人文主义的发展引入成熟。从古希腊古罗马,到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人文主义”思想由此开启了崭新的文化艺术和城市生活,创造了理想王国的城市图景与和谐完整的城市景观。
 
近代以来,随着工业革命的不断推进,城市进入急剧爆炸的时代。在功利与实用主义的态度下,现代机械理性的思想逐渐主导了城市设计。然而,随着文明的不断进步,多元性、差异性、参与性、公正性、以人为本的思想不断深入人心,城市的发展不再以单纯的经济的增长为核心目标,更加注重人类自我价值的实现,更加注重城市的人文主义与文化内涵。
 
二、城市人文主义的核心思想
 
什么样的城市才是终极追求,什么样的价值导向才是城市追求的最终归宿?追溯城市的本源,可以看到,人是城市的根本,文化是城市发展的灵魂。城市人文主义正是这样一种以人为本的价值观。城市因文化而生也必将由文化引领城市未来发展。人文价值导向才是城市设计的最终归宿。
 
城市人文主义价值观是指以人文主义为主导的城市设计的价值观,以城市空间为载体,强调城市人文价值取向,主张将人与人的交流、人与城市的对话,将社会生活引入城市空间,增添城市活力;延续和发展城市的历史和文化,创造包含人文内涵的城市特色和物质形态。
 
以人为本是城市人文主义的核心。从古希腊的城邦时代开始,城市的每一次历史性变革都是以为人类提供更好的居住、生活为目的。14到16世纪的文艺复兴充分地展现了人的价值和尊严,讴歌人性,主张人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城市人文主义为人的自我完善提供了空间载体,城市中的文学、艺术、哲学等领域达到难以企及的高峰,并创造出令人赞叹的成就,也诞生了人类城市发展史上伟大的城市。
今天,当我们再次审视城市,城市的选择应当再一次回到人文主义的价值观上:城市的每一次革新必须以尊重人的个性、尊严、情感为基础,生命体是主要的,而不是物和建筑物,应当创造一个以人为本的,以自然美学为美学原则的城市,允许城市的自然生长,让市民感受到城市的人文关怀。
 
从世界城市的发展史看,城市的经济地位、经济社会发展健康与否,直接决定于城市的文化选择,包括城市文化精神的导向。城市人文主义包括三个特别重要的方面:一是强调城市设计应以人为本,注重对人的生活环境的改善;二是注重对人的精神空间与场所的营造;三是注重城市的文化内涵,尊重并发扬传统文化。
 
纵观人类文明的进步和城市的发展过程,就是一部不断发现“人”,不断继承并创造人类文化的过程。在此,我们将“城市人文主义”理解为不断继承传统文化,创造新的文化;不断发现“人”,陶冶“人”,实现人的价值,迈向伟大的城市。
 
三、城市人文主义与城市设计
 
1. 三个维度的“形态完整”
 
城市的空间形态是历史文化的载体,是复杂和多义的有机体,透过城市物质的空间形态可以体验到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历史积淀。塑造城市空间形态是城市设计诠释当地城市历史文化的有效途径。
 
首先是时间的连续性。要尊重历史,保留时间的印记。在塑造城市整体形态时保留和延续历史空间和当地文脉。
 
第二是空间的整体性。注重区域、道路、节点、边界、标志物的塑造,组成整体、可识别的的空间形态;尊重自然,将城市空间融入大生态环境中。
 
第三是活动的多样性。城市的形态不仅仅是由自身存在的物质所决定,它在很大程度上也与人的活动相关。城市的空间和形态为人提供一个整体的框架,当人们穿梭在这些空间中,可以感受和体会到这些空间所传达出来的意义,人在领会和理解了空间的含义后,便会做出回应,在空间中进行各式各样的活动,而人的这些活动和行为又会对空间产生反作用,或改变了空间原来的意义,或为空间增添了新的内涵,使城市空间更加完整。
 
2. “景观优先”的设计理念
 
“景观优先”是城市人文主义重要的设计理念,强调最大化地考虑景观的价值,以生态可持续和景观功能为出发点,在平衡其他的因素后以景观为主导。同时“景观优先”也可以理解为时间顺序上的优先介入。
 
城市人文主义是关于城市空间和环境品质从城市的整体环境出发的城市设计。其主要目标是通过形态设计来改进人们生存空间的环境质量。将景观优先设计理念引入城市设计意味着设计要结合自然山水,维持城市生态结构的完整性、连续性,同时强调注重景观体验。从景观和整体形态入手进行城市设计,如同回到中国传统的风水理论,城市设计首先考虑到自然地理的因素:风、水、阳光、山形地貌,丰富景观的异质度,从而达到良好的视觉效果。
 
 
案例一:洛带古镇
 
2005年世界客家省亲大会在成都近郊的洛带古镇举办,洛带古镇被确定为分会场。为迎接世客会,成都龙泉驿区委和区政府决定对洛带古镇进行整治。陈可石教授及其设计团队在考察古镇的现状之后,提出了古镇保护与发展并举的策略,在发展的前提下,寻求古镇传统建筑学的保护与利用。设计方案以“精装修”的理念,从广场、铺地、水景到建筑立面进行整体设计,实现古镇文物价值和艺术魅力的全面提升。

洛带古镇位于成都市东郊成都平原与龙泉驿山脉的交接处,一面靠山,三面临川,西距成都18公里,南到龙泉11公里,北距洪安火车站8公里,东邻双溪乡,西连西平镇,南接同安镇,北与黄土、文安镇接壤,是四川省级历史文化名镇。全镇幅员42.40平方公里,镇内农业资源丰富,商贸繁荣,历来就是成都东山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素有“东山重镇”的美名。
 
陈可石教授及其团队通过对洛带古镇客家文化的解读,对其自然、历史和人文资源的解读,提出为古镇进行“整体城市设计”的建议,其中包括镇域总体规划方案、控制性详细规划方案和古镇改造城市设计方案。在详细规划设计中,通过对古镇的形态、景观、公共空间系统、广场系统和绿地系统的设计,全面梳理和提升古镇的环境品质,同时对古镇的老街进行完整的设计。
 
在洛带老街的改造设计中,团队建议拆除了部分旧建筑,建设了四个广场及相应的广场建筑。虽然挑战了传统古镇老街改建设计的手法,但事实证明这次大胆的创意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在西方的城市建设中,起初的广场多是以城市形象的表征出现的,广场的周围集合了大量重要的建筑,这个特征是城市发展意识形态的突出体现;而与此同时,广场同时是多数城镇空间的最重要的构成部分,强化了城市空间的连续性与丰富性。洛带古街城市设计中营造的广场,大体是具备了这两个主要特性。
 
在整条古街的风貌改造设计中,陈可石教授和设计团队最大限度地避免了对原有古建筑外形的一种简单模仿或者对一些古建筑元素的生搬硬套,而是从建筑语言的完整性入手制定出建筑整体的改造措施,以求让改造之后的成果反映出一种共同的宇宙观。
 
亲水是人的天性,自古人类喜依水而居。在洛带古街城市设计中,加入了一条贯穿整个古街的水系。潺潺流水为老街空间平添一种动人的生活情趣,融入老街的空间氛围,宛如天成。洛带古街水道的打造不仅契合了人们的亲水心理,同时这条“逶迤而行”的活水为古老的街道注入了生机,构成了古街一道独特的风景,强化了古街的人文风貌特色。
 
水系统的设计主要体现了两个方面的内容:将古街水道与洛带镇原有的水系联系起来,形成网状布局;水渠的开挖充分展现了亲和性,考虑到人们“赏水、嬉水”的客观要求,力求掌握人性化的尺度。而在街道铺装设计中,以当地红砂石为材料,采用古制铺法图案,在细节之处营造老街的传统风味,保留和提升了古镇的文物价值。设计团队还总结了洛带客家的民俗文化元素,如龙、八角井、镇宅石、字库塔、水缸及一些客家民俗图案,反复运用于设计的细节中,以细节来见证历史、反映民俗,增强那一份浓郁的客家风情。
 
 
案例二:下司古镇
 
2012年,受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规划局委托,陈可石教授及其团队对下司古镇及其邻近片区进行总体城市设计、概念建筑设计、核心区景观工程设计。方案成功避开了一条高速公路要穿过下司古镇的施工计划,提升了古镇人文地理和自然景观价值。
 
设计构思  陈可石
 
项目位于贵州省麻江县东北部,东距凯里市20公里,西隔麻江县城25公里。规划范围约6平方公里,包括下司古镇与清水江,北靠沪昆高速,南至沪昆高铁沿线,东至规划中的南北干道沿线。
 
规划以下司商埠文化为基础,以山水田园为依托,以“天造山水•人文下司”为主题,融合苗、侗、汉等民族文化特色,集旅游、休闲、文化、度假、娱乐、创意、艺术、居住、商务及办公为一体的国际化和复合型的休闲旅游度假名镇。
 
规划方案形成以清水江为纽带,森林中央公园为核心的空间结构,形成七星伴月组团式绿色田园城市布局,着重打造下司古镇、月亮岛旅游度假区、苗侗文化发展区等十大功能区。下司古镇启动区的面积约为8平方公里,包含建筑350余栋。
 
下司古镇的山水风光是不可多得的自然资源,沿河的农田、花田是其农耕文化的自然体现。启动区概念性城市设计将古镇内的绿地划分为滨水绿地、田园绿地、街巷绿地和庭院绿地四类,并形成以庭院绿地为点状要素、以街巷绿地和滨水绿地为线性要素、以田园绿地为面状要素的绿地系统。大面积的田园绿地不仅保证了生产需求,还有助于发展观光农业;连续的滨水绿地很好地突出了古镇的自然景观优势;丰富的街巷绿地塑造了良好的步行环境;点状庭院绿地作为绿地系统最灵活的部分,嵌入到整个地区中。在植物配置上,城市设计根据用地性质的不同,选择不同的方式。生态复兴的实施让游客既可享受风景如画的田园景观,又能置身于繁花的缤纷世界。
 
此外,城市设计还以恢复重要历史建筑、重塑公共空间为方向,从相对宏观的层面确定了下司古镇形态复兴的步骤。少数民族村寨中最重要的公共活动场所是芦笙场,即整个村寨的寨心。寨心的重要性不在于它所处的位置,而在于它具有民族观念中世代相传的象征意义。位于古镇中央的芦笙场是苗侗人民节日欢聚的场所,也是居民日常晾晒谷物的空间。经过城市设计改造后的菜市场、会馆广场和两个码头可以延续原有商贸功能,成为新的公共活动场地,与芦笙场一起竖向连接起街道空间,形成多层次、完整的公共空间系统。
 
在建筑层面,城市设计基于建筑结构特征、建筑材料特征和建筑风格特征三个要素对古镇整体建筑进行了安全与风貌评估,将启动区内的建筑按照综合评价分为五类,并根据重建的有效性与成本、历史建筑的价值与意义、传统街巷肌理三方面的内容制定了不同的解决方案。
 
在文化活动的参与性营造上,城市设计通过提供舒适、具有带入感的文化活动场所,增加文化活动的吸引力,进而营造参与性。在下司古镇,芦笙场的恢复重建、风雨廊桥和菜市场等带有典型民族特征空间的新建,为苗族铜鼓舞和侗族大歌的表演提供了场地,使文化活动在恰当的背景和氛围中产生了更强的画面感。
 
热点新闻
经典案例
Top